欢迎进入启东市实验幼儿园官网!
联系电话:0513-83316309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校园文化 > 教育科研 > 教学研究

陶行知生活教育理念下的幼儿园教学游戏化新思考

作者:admin       添加时间:2014-11-05 10:45:12       浏览:0

【发表于《生活教育》2014第八期】

陶行知生活教育理念下的幼儿园教学游戏化新思考

蔡海燕

摘 要:陶行知先生的生活教育理论,给幼儿园教学游戏化的实践和探索指引了方向。在教学游戏化的实践和探索中,常常可见“教师游戏精神缺失症”“教师游戏精神偏颇症”这两种典型病症。如何在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的指导下,激发教师的游戏精神,生发幼儿园教学游戏化的亮点呢?策略有四:还自己一双童眼,优化游戏的开发;还自己一份童真,优化教师的定位;还自己一份童趣,优化情境的创设;还自己一颗童心,优化教学的评价。

关键词:陶行知;生活教育;幼儿园;教学游戏化

一、理念篇:生活教育理论,指引幼儿园教学游戏化新方向

关于游戏,前苏联的阿尔金有个极其形象的说法——“儿童的心理维生素”。《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中指出:“幼儿园教育应尊重幼儿的人格和权利,尊重幼儿身心发展的规律和学习特点,以游戏为基本活动,保教并重,关注个别差异,促进每个幼儿富有个性的发展。”的确,幼儿园的教育以游戏为基本活动,既是上级教育行政部门的规定,也是幼儿教育专家广泛认可的规律,更是经过实践检验的切实可行的规则。

众所周知,游戏是幼儿的天性。幼儿参与游戏的过程,往往就是幼儿自我成长、主动发展的过程。正因为游戏在幼儿园教育中的举足轻重的地位,关于教学游戏化的研究,正愈来愈多地纳入了大家的视线。所谓教学游戏化,是指把对幼儿的教育目标、内容、要求融于各种游戏中,让幼儿成为学习的主体和发展的主体。教学游戏化就其表现形式看,主要有如下两种:一种是教学内容本身就是游戏;另一种是教学内容本身不是游戏,于是,在教学过程中用游戏化的方式呈现出来。

教学游戏化的研究,与陶行知先生的生活教育的精髓,是不谋而合的。

陶行知先生是一位伟大的教育家、思想家。在毛泽东眼里,他是“伟大的人民教育家”;在周恩来眼里,他是“一个无保留地追随党的党外的布尔什维克”;在宋庆龄眼里,他是“万世师表”……在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看来,生活就是教育,就是教育的内容。陶行知先生说:“生活即教育,在生活里找教育,为生活而教育”。对于幼儿而言,生活就是一个游戏的世界。因此,用陶行知生活教育理论审视当前的幼儿园教学游戏化研究,我们也就有了“游戏即教学,教学即游戏”的理论指引的底气。

可以这样说:陶行知先生的生活教育理论,给幼儿园的教学游戏化的实践和探索指引了方向。

二、点击篇:教师游戏精神,推进幼儿园教学游戏化新课题

“游戏的态度比游戏本身更重要,前者是心智的态度,后者是这一态度的现时的外部表现。”这是美国著名教育家约翰·杜威关于游戏教学的一番发人深省的论述。在他看来,游戏是一种精神,是一种态度。游戏精神,是比游戏本身更重要的。然而,当前的幼儿园教学游戏化的研究,教师的游戏精神,表现如何呢?似乎,还不尽人意。在教学游戏化的实践和探索中,常常可见如下的两种典型病症:

“教师游戏精神缺失症”——我们的一些教师,虽然确定了教学游戏化的内容,创设了教学游戏化的情境,设置了教学游戏化的流程,但是,在组织游戏、实施教学的过程中,却缺失了应有的游戏精神:或者对幼儿参与游戏缺乏足够的尊重,动辄随意打断游戏的进程,成为游戏的绝对权威的“主宰者”;或者对幼儿参与游戏缺乏足够的支持,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成为游戏的置身事外的“旁观者”。

“教师游戏精神偏颇症”——我们的一些教师,虽然具有开展教学游戏化的意识,但是,在开展教学游戏化的过程中,却缺乏科学的游戏精神观,并突出地表现在教学游戏化过程中的教学语言上:或者过分“成人化”,在教师与幼儿之间形成语言及思维的隔阂;或者过分“幼稚化”,用诸如“好不好呀”“是不是呀”一味迁就幼儿的语言习惯、迎合幼儿的思维定势。

三、探索篇:教师游戏精神,生发幼儿园教学游戏化新亮点

幼儿园教育指导纲要》中明确指出:“教师应成为幼儿学习活动的支持者、合作者、引导者。”幼儿园教学游戏化能否在最大程度上实现其应有的价值,关键,在于教师。在我看来,正如约翰·杜威所说,我们的教学游戏化中,比游戏本身更重要的,是教师的游戏精神。那么,如何激发教师的游戏精神,生发幼儿园教学游戏化的亮点呢?这里,我试着以一个幼儿教师的视角,谈谈我的理解。

1.还自己一双童眼,优化游戏的开发

教学游戏化的难点,是充分挖掘游戏中的一切可利用资源,将游戏渗透到幼儿园的教育教学活动中去,使游戏和教学完美的结合,促进幼儿身心全面和谐的发展。

教师还自己一双童眼,就是要站在儿童的角度,从幼儿的兴趣想开去,从幼儿的生活想开去,优化教学游戏的开发,让游戏的形式与内容真正与儿童的需要、教学的目标相得益彰。教学游戏化的开发设计,有两种策略:一种是整个教学活动就是一个完整的游戏,游戏在规定的教学时段里可反复进行;另一种是游戏只在整个教学环节中的某个特定时间段出现,成为教学活动的一个环节,比如用猜谜语的游戏导入活动,也可把某些游戏用于教学的结束环节,以巩固某些知识或技能。这种设计在结构上比较紧凑,教师主要利用为各领域教学编制的游戏来组织教学活动,以提高教学活动的游戏化程度。例如小班音乐活动《小鸡小鸡在哪里》,教师利用小班幼儿喜欢模仿的年龄特点,在开始部分,出示乐器鼓、锣、镲,引导幼儿模仿乐器发出的声音,与乐器相互问好。在快乐的游戏氛围中,幼儿不仅认识了三种乐器,知道了他们各自发出的声音,还熟悉了《小鸡小鸡在哪里》的音乐节奏,对这种对唱式结构也有了初步的感受。而在接下来的环节中,根据幼儿的生活经验,在活动过程中通过角色扮演,欢快而又轻松地掌握了知识。这样的游戏开发,真正迎合了孩子的兴趣,切合了活动的目标,实现了游戏与教学的完美融合。

2.还自己一份童真,优化教师的定位

在教学游戏化的过程中,教师只有还自己一份童真,优化自己的角色定位,才能让游戏化教学真正洋溢游戏精神。在我看来,游戏化教学中,在确立幼儿“游戏人”地位的同时,让自己以“我也是游戏人”的角色同样置身其间,成为幼儿游戏中的重要“我们”,成为幼儿的最好的伙伴,这样,幼儿教师才能够真正理解和领悟到幼儿游戏的真谛。例如,有位老师组织大班数学活动《石头剪子布》。活动中,教师将“我也是游戏人”这个角色做了很好的诠释:活动一开始,老师就加入游戏的行列,与幼儿共同玩石头剪子布的游戏,在认认、说说、玩玩中,孩子们轻松掌握了什么叫起点和终点;掌握了要一步一步走的游戏规则;掌握了起点和终点在方向改变时可以互换的规律。在这样的情境中,师生融为一体,共同为没有胜出感到遗憾,为迎头赶上而欢呼雀跃。孩子们在教师这个“游戏人”不露痕迹的因势利导下,主动关注游戏的玩法、关注游戏中的规则,为活动的继续推进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3.还自己一份童趣,优化情境的创设

愉悦是幼儿游戏最重要的体验。教师应让幼儿在教学活动中获得成功和愉快的心情体验,让幼儿觉得学习并不是枯燥乏味的,而是好玩的、有趣的。为此,教师应还自己一份童趣,优化游戏情境的创设。优化游戏情境创设的方法有很多,我在进行中班数学活动《青蛙请客》中,以“假想”的游戏方式组织活动、创设情境:

首先是对角色的假想。活动伊始,我用语言描绘:“今天,我接到一个朋友的电话,请我们去他家作客,猜猜要去谁家呢?”教师和孩子马上进行了特定情境中的角色转换,自然而然地进入到活动特定的情境。

其次是对情节的假想。我以青蛙一家要请客来串联活动的各个情节,以此推进教学:了解打电话的顺序(感知1至5的序数)——明确要买的数量(巩固1至5的数量)——帮助青蛙一家一起来招待客人(尝试用添上1的方法进行数量匹配)。这些假想的情节,不断激发着孩子参与游戏的情趣,体验着助人为乐的愉悦。

第三是对场景的假想。在本次活动中,我根据活动的需要,借助图片假想了“老鸭超市”的场景,让幼儿仿佛置身于真实的生活情境中,为青蛙一家精心准备着招待客人的食物。

正是因为游戏情境的优化,使原本相对枯燥而单调的数学活动具有了游戏性,增强了愉悦性,大大激发了幼儿参与活动的积极性。 

在精心创设的游戏情境中,我不露痕迹地将数学教学的目的和内容巧妙地转化为游戏本身的内容和规则,把教学活动变成轻松愉快的情绪体验,让幼儿在游戏中发现数学、感受数学,于是,玩得尽兴,学得活泼。

4.还自己一颗童心,优化教学的评价

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说:“只有那些始终不忘记自己也曾是一个孩子的人,才能成为真正的教师。”著名儿童教育家李吉林老师说:“我是一个长大的儿童。”是的,我们做幼儿教师的,更更应揣一颗永远的童心,做不断成长的儿童。

这是一次托班科学活动《小树叶找妈妈》。我指着一种细长的树叶问孩子们:“看看这片树叶长得像什么呀?”“像眉毛。”吴洢萱响亮地声音第一个喊了出来,我惊叹一个托班孩子的观察力,连忙追问:“为什么你觉得这片树叶宝宝长得像眉毛?” “树叶宝宝这样的,眉毛也是这样的,”洢萱边说边比划着。“哦,你是不是看见树叶宝宝长长的还有点弯,眉毛也是长长弯弯的?”洢萱使劲地点点头。“一石激起千层浪”。在我和洢萱充满童趣的对话影响下,孩子们一个个打开了话匣子:“像小船”“像小脚”“像遥控器”……五花八门的想法冒了出来。虽然有些想法有些牵强,但我给孩子们竖起了大拇指表示赞赏:“哇,你们想出了这么多有趣的东西,真是太厉害了。”此时,鼓励孩子们大胆想象,大胆表达,远比“像不像”来得重要得多。在儿童充满游戏意识的意愿和幻想面前,成人不应只固守现实逻辑和理性标准。教师必须还自己一颗真正的童心,呵护孩子的每一个哪怕稚嫩的创新思维的火花。

(作者是江苏省启东市实验幼儿园教师)